宁波

从杭州上高架再上高速,几个小时便可以到宁波。一眨眼去宁波都是两年多前的事了。

去宁波是调研,准确的说是去小港,北仑区的一个村子。到小港的时候是中午,路上比较冷清,海鲜排档没有开门,只找了一家同样是很萧条的饭馆吃了点东西,只记得有皮皮虾——紫色的,当时不会吃也没有尝试,饮料是王老吉,拨了两口米饭算是吃过。

然后就开始四处拍照,在小港最高的建筑周围,这个建筑好像是叫环球贸易中心,属于九十年代末建筑的风格,白色的瓷砖,最高的一层还有那种圆形的会客厅,可以环顾四周。这地方现在已经破落,车和人都很少,还有一个咖啡馆,以及信用合作社什么的。这次调研的目的其实是把这些破败的建筑改造为一个购物娱乐中心。离这不远有两座二十多层高的居民楼,这么高的楼亮灯却不超过五盏,绝大部分的屋子都是黑的。也许是因为环境污染厉害搬走了吧。

但是调研了半天,这周边似乎并没有购物的需求。

忘了拿着本子和相机记了些什么,周边是那种两层的小楼,一排排坐落,有些逼仄,有些没有住人很荒凉,住的是在附近打工的家庭,见到的大部分是妇女和孩子。这些生活区附近还有些小饭馆,杂货铺,宾馆。这些宾馆其实并没有什么客源,只是宁波的或者这些上班的人叫小姐的时候会来。这是小港在宁波的功用,一个potential的娱乐中心。

到宁波的时候在下小雨,时下时停。

接近傍晚的时候老板开车带我们跨过了招宝山大桥,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这边是镇海。这边是城市的感觉,像东三环展览馆附近的北京。一直开到了招宝山宾馆,路过浙江省著名的重点中学镇海中学。重点中学对面是一幢设计的很fashion的单身公寓,忘了是已经建好还是初见雏形。在招宝山宾馆吃了自助晚餐,现在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那个豆干特别好吃,跟麻将一样厚,却有着豆豉的芳香。招宝山宾馆装饰也挺高档,是那种浮于表面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的奢华。老板之间交流了点生意经,主要是在海南宾馆承包灯饰发财什么之类的。

吃毕就沿原路返回了小港,返回之前还在小港又转了转,乐嘉之前就在这附近活动过。

晚上在戚家山宾馆入住,这个宾馆在山脚下,前面是停车场,后面就是黑黝黝的山。房间塞着各式仿豪华家具,但还是空荡荡的高大。现在想起来那时候还是胆子大,现在完全无法想象如何跟两个完全不熟的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活动。

第二天早上宾馆自助早餐之后还是继续四处晃。

这个地方没有出租车,只有叫黑车。黑车拉着我和另外一个房地产富二代小盆友去了他将要去读的大学转了转。小盆友去校园里晃悠,我跟司机在门口聊天,他说夏天空调用电很贵的塞,因为他们租的房子都是按照工业用电的电费在收钱,还有一些他大概新得的感悟:人活着最后属于自己的只有那一把骨灰。去学校的路上我们经过了北仑的工业区,一些外国企业诸如韩国三星什么的在旁边炼油还是干嘛,空气污染特别严重,能见度很低,用现在时髦的话说那空气都是酸爽——化学气息腐蚀五官的酸爽。还有造纸厂造成的水污染。生之艰难像空气一样弥漫。

最后又是坐着黑车去宁波东站坐高铁。路上路过了女排在北仑的训练基地,以及一个叫凤凰山的旅游景点。

到了宁波市里顿觉回到人间,火车站的麦当劳爆满,且在放小情歌。到了麦当劳就感觉神经放松了,宁波东站候车室是长颈鹿般的高大。

没有去南方之前是从郭敬明的文字里感受南方的,天台,高架,天空,落雨。亲自到了南方第一感觉竟是惶恐,不知天高地阔居然有这等地方这么遥远。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从杭州城站坐上去下沙的公交车上落泪,也许是想到后半生要在陌生的此地度过感到人生经历超出人生经验的沮丧。

宁波也是一样,灰色天空下的来来往往,灯红酒绿,我不知深浅地趟了一遭。是不会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