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赛跑的人

过年完了来北京有一个月了,总是在断断续续地想,又断断续续地忘。等到有灵感的时候又发现自己没有那么诚恳。

有什么好写的呢,无外乎北京,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其实冷淡麻木多好,为什么要有那么分明的感情?以前的我,大概是很爱北京的,是村里人进城的那种兴奋,就是站在北京金山上一览无余想要走上金光大道的那种感觉,多么高兴多么自豪巴扎黑。然而现实总是给你泼冷水,高到无极的房价铲断了我关于这城市最后的遐想。每到一处看着这城市里无数个窗户,心里默默地在想的是,北京,我来晚了。

毕业以后听到家里亲戚或者邻居说我在北京打工,心里还有点不高兴,也许是觉得自己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跟打工的人还是有区别的。在我眼里,打工者=体力劳动者≠用脑子的打工仔。但是慢慢地到现在也得承认自己跟打工者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们同样没有户口没有房子,我们同样在过年的时候挤上回家的火车,我们同样见不到家乡的春夏和冬,我们同样是为了生存呆在这里,我们同样和父母或者孩子长时间分离。

当我看到别人也是北漂一族租房七年还在找房搬家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矫情和懦弱。没有人架着刀叫你来北漂。北漂更像是一场博弈,我们都一无所有的来到这里,无非是想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来看看将来是不是能够过上好的生活,但是下注以后等待和拼搏的时间是漫长的,也许穷尽一生并不能站在金字塔的尖尖上。北漂也许真的没有那么浪漫或者高大上的理由,只是因为真的在家乡找不到一份喜欢并且能实现自己价值的工作。想到这里,更加佩服在家乡能实现财务自由的小伙伴,毕竟在一个没有工业和商业习性的地方,能发家致富走上小康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某一天,在等公交的时候看到货车不大的车斗里载着十来个绿化工人,用各种姿势坐在或者蹲在绿布盖着的树杈上。他们都年纪四五十岁,穿着并不时兴的衣服,他们就是我们。

一切,才刚刚开始。拿出意志力,和自己赛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