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贾樟柯擦肩而过的日子

2004年,高考的前一年,每班至少有一份的环球时报上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北京在打雷,乌兰巴托开始下雨。”我不知道那是贾樟柯的作品,那时候的赵涛还很年轻,撩起白色的纱巾,很美。

三峡好人上映的那一年,贾樟柯来s大做访谈。那时候s大的这种活动很少很少,更何况贾樟柯是名人,贾樟柯来s大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在许西租房子学画画考美术学院。但是,我没有去,可能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一种惯性,谁红就不喜欢谁,谁过气了,我走过去;捧起来敝帚自珍细细欣赏。

2009年,我大学毕业了,快走的时候买了南方人物周刊,那时候24城记在上面有一篇文章,我得承认我看不懂。

2011年左右的时候,在蓝色港湾单向街书店,有贾樟柯的签售活动。夏天,很热,排队的人居多,单向街的二层座无虚席之外人们摩肩接踵地等着。我心想他有这么火吗。还是走了。

还是2011年,汾阳一个小孩烧伤了,我负责发北京某晚报的微博,发了一条。贾樟柯看到了,联络晚报要到孩子的联系方式。也许那是我过去现在和将来离贾樟柯手机号最近的时候,然而我没有拿到,另外一个健康版的编辑拿到了。我,只是给贾樟柯发过微博私信的小报实习编辑。

然而后来的日子我不再错过,但是只剩下我一个人。图书馆里所有关于贾樟柯的书我都借了一遍,还让左撇子从他们图书馆借了拿来看。那个出版社叫做山东画报出版社。贾樟柯以前的电影剧本每本基本上都出了一本书,我知道了顾峥,知道了小武的扮演者。虽然那些书写了什么现在已经全然忘记,有一个画面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北影的某个自习室,贾樟柯点着烟写着剧本,远处传来明清街上的打打杀杀的声音。

小武,世界,东,无用,天注定。

未完待续。

原文2015年4月23日发布于旧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