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最痛苦的事情

莫过于银发送青丝
看着泪水流干
无奈无助

一束白菊
小心翼翼捧了一路
在人群中略显怪异
尴尬地等待

列队
浑噩慢步
仪式
已听不到满场的呜咽

不知是否
收到我们的心里话
感谢有你这样的挚友
在成长的路上一起走过

原文2015年4月6日发布于旧博客